鱼小佑

被讨厌了。
好像被喜欢的人讨厌了。
死掉会疼……
好可怕。

有没有人陪我肝小正单方性转的白正……
写的肝疼……

Cappuccino


Reborn的身上总有股说不清的味道。

围绕在风身边的女生都会有意无意地提到这件事。
风向来是不理解的。

事实上他真的有个好鼻子,可是根本闻不到那种味道。而女生总是说那种味道很苦涩,但又有点淡淡的奶味。

苦涩的味道总让人联想到咖啡,至少风是这样认为的。

可是Reborn只喝黑咖啡,不仅如此还没加过奶和方糖。

反而不仅喜欢喝摩卡还会扔进去好几块方糖的风却没有一身的奶香味,不过身上有点淡淡的茶香。

虽然Reborn总说风的身上根本没有味道。

可是正巧坐在他俩中间的拉尔也有个好鼻子。

左边咖啡味右边茶香,这两种味道单一种就够她清醒一整天的了,更何况还掺杂在了一起。

然后她和露切换位置了。

并发誓剩下这两年都不会再坐回去。



“我觉得,味道和性格是真的很像。”

可乐尼洛不止一次向他们提过这件事。

而坐在可乐尼洛对面的Reborn只是头也不抬地问可乐
尼洛要作业。

“所以?英语写完了没有?”

“哦,写完了。”

然后Reborn很自然地接过了可乐尼洛递过来的英语作业。
“Reborn!我说,你不是会写吗kora?!”可乐尼洛看上去很愤怒地拍着桌子。

不过Reborn没搭理他。

还好旁边还有个风能搭腔解释一下,不然他们可能又要打起来然后被拎到伽卡菲斯那里挨训了。

“Reborn他只是……好吧他应该就是懒得写。”风替Reborn回答道,“放心,我语文写完了。”

好在可乐尼洛也不是很在意,更何况风还把语文作业给他了。

“不过话说回来,Reborn你最近是不是又教了个初中生啊?”可乐尼洛问道。

“嗯。”Reborn用鼻音回答。

“什么味儿的?”
连威尔帝都开始凑起了热闹。

“作业做完了吗还有闲心问这个?”Reborn瞥了眼威尔帝。

“玛蒙,”碰了个软钉子的威尔帝捣了捣玛蒙的胳膊,“Reborn的新学生是什么味儿的?”

“三张理综卷子,干不干?”

“写就写又不是写不完。”

玛蒙被刘海遮住的眼睛里闪着微妙的光。

“柑橘味的。”
接着他这样回答道。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Reborn问道。
“没办法,”玛蒙耸耸肩,“生意需要。”



“Reborn,”拉尔喊着他的名字过了他的身,“你在分心。”

“我觉得我没有。”Reborn回答道。

“承认吧你有分心。”拉尔说道。

然后她把球传给了可乐尼洛。

“好吧也许是这样,”Reborn干脆承认了这件事,“放学去聊聊?”

“当然,我没意见,”拉尔笑了一下,“只要你请客。”


“你可没说露切也会跟来。”Reborn皱了下眉说道。

“你要知道,我平时都是要送露切回家的。”拉尔咬着吸管含糊着回答,“可是我不小心说漏嘴了。”

她在“不小心”这三个字上发了重音。

“我想,你不介意的,对吧?”露切笑了笑。

然后拿走了最后一根薯条,还顺手蘸了番茄酱。

“听着我需要你们清楚我一点儿事也没有,”Reborn说道,“只是最近学生出了点问题。”

“嗯哼?”拉尔嚼着露切递到嘴边的薯条,发出了一声鼻音。

“我真该把刚刚那个画面拍下来发给可乐和玛蒙,
”Reborn有点咬牙切齿道,“总之你们别管了,这件事难搞得很。”

“Reborn。”一直在小口喝牛奶的露切突然喊了Reborn一下。

“你看那孩子是不是你的那个学生?”露切问道。

然后看着Reborn差点撕了手里的卷子。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Reborn深呼吸了一口气。

“猜的。”露切眨了眨眼又露出一个微笑。



“现在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样?”露切一本正经地说道。

虽然距离很远,但是她依然能闻到那个孩子身上的味道。

“没什么可说的,”Reborn拆开了一盒牛奶布丁,“如你所见。”

那孩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停看向门口,气得Reborn狠狠地咬了口布丁。

“那显然不用担心啊。”露切笑了笑,又阻止了拉尔想要叫可乐尼洛过来凑堆的举动。

“Reborn,实话说,你担心的太过了,”拉尔直言不讳地说道,“再怎么样也是初中生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也许吧。”Reborn用卷子盖住了脸叹气道。



“其实我觉得,我应该搬出去。”拉尔站在门口看着屋里的可乐说道。

“为什么kora?”可乐仰躺在地板上翻着漫画书问道。

“你不觉得我一个女生掺和在你们间很尴尬吗?”拉尔反问道。

“……你最近又看什么小说了?”可乐放下漫画问道,“别想太多,我们真的没什么kora。”

“如果你和Reborn的腿没有纠缠在一起的话你刚刚说的还是挺有说服力的。”

拉尔扬了扬手机,手机屏幕上两双分别为白色和小麦色的大长腿纠缠在一起。

然后她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关门时的声响震得可乐耳朵疼。

“我就该知道你没安好心,Reborn,”可乐抽出腿踹了Reborn一脚,“去找你的风去吧,我要去哄拉尔了kora。”

“再说一遍风不是我的,”Reborn刷着手机说道,在这之前他躲开了可乐那一脚,“还有我建议你少送点化妆品,甜品更有用。”




“我有时候真是搞不懂可乐尼洛在想什么。”

拉尔和露切在放学路上总会聊些这样那样的话题。

“男生都很难懂,特别是这个时期的男生,”露切一针见血地说道,“就连Reborn也一样。”

“你能明白那种……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描述,老早之前就是一身碳酸饮料的味道,现在虽然闻不到了但是还是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说到可乐的味道,拉尔下意识揉了揉鼻子。

“其实我觉得还不错,你不也一身姜汁味吗?”露切面无表情地掰开一根碎冰冰,然后递了一半给拉尔。

“这不一样,”拉尔一本正经地讲道,“姜汁总比可乐有营养。”

“拉尔你开心就好。”露切咽下嘴里的碎冰回答道。

——TBC

@葛幽茉月 给葛茉的生贺ww虽然依旧不是直接完结的orz
cp你懂的23333

10.14
纲吉君生日快乐。

「哪一边是你呢?左还是右?亮还是暗?」

【云纲/性转】那时候的你和我(上)

性转预警,此篇为1827百合向

狗血设定有

时间线为十年后

云雀第一视角

 

 


 

   以下正文

 

“砰砰砰。”

敲门的声音响了三下。

我起身去开了门。

虽然女性在晚上独自在家的时候最好不要给别人开门,特别是在这种比较乱的地方居住的女人,不过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反正即使是十几个男人来也打不过我。

我打开了门,门外是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瘦小的男人——那件看起来皱巴巴的白衬衫上甚至还沾满了血——他抬头看向我,勉强扯出一个虚弱的微笑。

“请问我能待在这里吗?”

我听到他这样问,然后他就莫名被我收留了。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我明明是个不喜欢惹麻烦的人。

也许因为是他的笑吧,太让人没有危险的感觉了。

我一边把十几个彪形大汉的尸体拖到垃圾场一边想。

不过,

我看着几个还有意识的人,干脆利落地解决掉他们。

果然还是好麻烦。


 

他留在这里的第一天没发生什么大问题。

我上班时间不定,这天可能是白天,那天可能就是午夜,就比如今天,我一大早就要拎着手提包去上班。

忙碌了一整天,直到13个小时后的晚上9点才到家。

一进门就闻到了咖喱的味道,还听到了咕嘟咕嘟的声音。

闻着就感觉很好吃的样子……才不会承认。

好吧……好像刚刚听到的咕嘟咕嘟的声音里还夹杂着我的胃的哀嚎。

“回来了?”他回过头来问道。

我听见他的声音还是那种因嘶喊和脱水造成的沙哑声。

估计这个人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不过那又怎么样?

反正他那么弱,伤不到我的。

“啊,回来了。”

我随意答道,把脱下来的西装外套随手甩在沙发上,然后扯下束缚了我一整天的领带。

真的,超级讨厌这个的,但是必须要戴。

“那快点来吃饭吧,我听到你肚子在叫啦,我有煮饭和做咖喱哦。”他语气欢快地说道,但这并没有改变他的声音现在不是很好听的现实。

“啊,好。”

我回答,然后准备去换衣服。

但是在迈出第一步后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问他,

“你的衣服……在哪拿的?”

然后我们同时陷入了沉默。

信我,当时的情况很尴尬的。

 

“嘶——好痛……”

“谁让你穿我衣服来着?我要不是顾着你受伤了早就咬杀你了。”

“啊……云雀学姐还是和以前一样呢……”

“所以说以后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不敢了。”

我看着他一边摆手一边疼得呲牙咧嘴的说着保证,莫名心情很好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很软很蓬松……手感挺不错的。

后来就一起吃了他做的晚饭,虽然我习惯把这个时候吃饭当作吃夜宵,不过既然他坚持说是晚饭也没办法。

味道很不错,是合我口味的晚饭。

吃完饭后我有问他是跟谁学的,他只是用一种很怀念的眼神看着我。

像是透过我看其他人一样,让我有点不爽。

“曾经有个人教过我,她是个很好的人。”

他用这种话来回答我。

她?女朋友吗?

我不喜欢刨根问底,所以就没再接着问下去。

他很主动地端起碗碟去洗碗,我就趁这会去帮他拿了被褥过来。

开玩笑怎么可能让他睡我房间?

肯定是睡沙发吧,没让他打地铺已经不错了。

夜晚过得很慢。

睡前我专门把回来时买的生活用品给了他,他好像很开心的样子,不是很能理解。

家里多了个人对我来说没什么影响,而且有个给做饭的人在家生活反而能轻松一些,天天那么忙哪有时间做饭吃啊。

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明天要做的工作情况,我关掉手机闭上眼。

没有睡意,很正常。

习惯了的失眠再次到来,而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安眠药可吃了。

对安眠药形成依赖的话会影响到我的工作,所以我拒绝了医生继续帮我开药的打算。

那就去看看他怎么样了吧?

这种想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掀开被子,端起放在床边的柜子上的水杯,耷拉着拖鞋推开门进了客厅。

黑夜里的房间很暗,但我已经习惯了,毕竟刚开始的时候不少人想干掉我来着,换谁都要习惯。

我绕过沙发,走到茶几旁边倒水。

他在一旁的沙发上看上去睡得很安稳,可是眉头皱的很紧,比平时更不好看了。

我盯着他看了很久,也许几分钟,也许十几分钟,我没去数。

之前从没注意到过……这家伙原来长得这么小吗?看上去比我还要小两三岁的样子啊……真不知道是怎么惹上那些人的。

受某种心理驱使,我坏心眼地戳了戳他的脸。

然后他醒了。

我看见了他那双棕色眸子中的我,很清晰。
接着发生了什么我就记不太清了,唯一还剩下的一点印象就是被用力拽上了沙发,后来这家伙抱着我哭了,再往后我就……

睡着了。

怎么,有意见吗?

有意见的话,就咬杀你们哦。

这种平静的日子过了一个月,我也逐渐习惯将家里的东西准备成双份。他的伤也一点一点地好起来了,随时都可能离开。

有点不舍,毕竟好不容易家里才多了点什么。

而且那家伙真的……不得不说真的很厉害。

我去工作的事从来没有对他提过,但是无论是工作了多久,在我回家之后,他总是会坐在沙发上,开着灯,跟我说欢迎回来。

他的声音和刚来的时候一样沙哑,一直没变,不过这种事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

然后我就会被他推进浴室,浴室里有摆放整齐的干净睡衣,就好像他早知道我要回来了。不过这让我有点不爽,这样总让我感觉他才是这里的主人而我是寄宿的房客一样。

非常不爽。

不过这些事情也没有对他提的必要,这样的生活挺好的,有些事说出来就会破坏现在这种平衡了。

于是我很平静地接受了现状并且理所应当地没有拒绝他的照顾。

实话说那家伙的家务能力很强,除了那一次以外也不会再去拿我衣服穿,不过我给他买回来衣服后,他看着那几袋衣服表情很复杂。

我挺喜欢现在这样的。

——TBC

简单来说就是一篇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的文。

云雀的性格和原作有偏差,相信我不是因为性转,因为本篇的设定问题所以就emmmmmmmm

 @葛幽茉月 召唤葛茉ww

@葛幽茉月 这个人,我cp,就这样。
不对。
我要吹爆她,她太好了。
作为专职发刀的人没她估计撑不下来的。
给葛茉比小心心(。・ω・。)ノ♡

【论坛体】今天的KHR你们看了吗?!!!

背景——家教是本小说。

【娱乐版】今天的KHR你们看了吗?!!!

呜呜呜呜呜呜今天的指环争夺战简直了唔哇啊啊啊啊啊——家教女孩真的狂吹一波岚守啊啊啊啊啊啊!!!
——0L   匿名

是是是的!!!!!!怎么这么帅啊啊啊啊啊!!!!!
——1L   匿名

原来看小说的时候就已经被帅哭了呜呜呜呜,没想到真人的居然也能这么有气场啊——
——2L   匿名

毕竟是彭格列出品的啊,品质是没得说的好。
——3L   匿名

不过真的!岚守的演员还是新人吧?!听说是直接从表演院校挑选来的学生呢。
——4L   匿名

那说明人家又努力又有天赋【抠鼻.jpg】
——5L   匿名

其实也看脸和国籍之类的吧,碧眼还银发,意大利人,性格本来就爆。
——6L   匿名

是啊,这个人从根本上就符合岚守的形象啊。
——7L   匿名

那也是我们彭格列挑人的眼光好好嘛
——8L   匿名

好好好你们挑人的眼光真好,你们那个boss沢田纲吉可真把废柴演的不错
——9L   匿名

是啊是啊,我们彭格列挑人的眼光可没的说。
——10L   匿名

楼上上来引战的???
——11L   匿名

来吹家教的楼里说彭格列坏话是不是不想混了?!
——12L   匿名

怎么了说实话还不让了!?家教粉可真够不讲理的。
——13L   匿名

诶哟是谁不讲理啊,来这里引战,连实名都不敢吗?
——14L   匿名

揭马甲我也不怕你,剧情就摆在那里自己看去啊
——15L   呵呵

用户【呵呵】已被永久禁封。
——16L   管理员

妈、妈耶,说封就封了???
——17L   匿名

简直可怕。
——18L   匿名

要不是这货匿着名我早就能封他了,真是的技术还不到家啊。
——19L   彭格列女鬼

emmm……膜拜楼上黑科技大佬(:з」∠)_
——20L   匿名

+1
——21L   匿名

+2
——22L   匿名

+3
——23L   匿名

我刚刚也试着查了一下……ip地址对不上……估计不是同一个人,可能是水军来故意黑的吧
——24L   匿名

突现另一个大佬……瑟瑟发抖
——25L   匿名

咸鱼抱紧楼上的战友哭泣
——26L   匿名

没有没有,我只是个学电脑的学生而已。
——27L   匿名

不过说真的……废柴……倒也真的废柴。
这点说的还是对的。
——28L   匿名

啊,这点真的,不过他就那样啦,在成为boss前可是在彭格列的各种部门狠狠历练过呢
这样才慢慢成长起来成为boss的啊
——29L   匿名

真的不容易呢,采访的时候他亲口承认了那时候过的蛮惨的
——30L   匿名

是的23333不仅要在各个部门间锻炼,还要接受鬼畜教师的斯巴达特训23333
——31L   匿名

楼上的R爷一枪崩了你哦:-P
——32L   匿名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R爷的枪下亡魂又要多了一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3L  匿名

楼上别幸灾乐祸的那么明显好嘛23333
——34L   匿名

楼上你也别那么幸灾乐祸好嘛,要善待小姐姐
——35L   匿名

那个……我们是不是该回到正题上?
——36L   匿名

啊啦,歪楼了呢
——37L   匿名

楼上的不要卖萌啊喂
——38L   匿名

我们要讨论一下今天的剧情嘛?
——39L   匿名

今天播出的岚守战真的我吹爆啊啊啊啊啊!!!!双方岚守都帅炸了呜呜呜呜
——40L   匿名

是的是的高智商的对决啊!!!!
——41L   匿名

要不是之前看了小说我还真的不知道居然是钢丝……
——42L   匿名

智商不够。
——43L   匿名

扎心但是没毛病
——44L   匿名

赞同楼上和楼上上
——45L   匿名

赞同+1
——46L   匿名

赞同+2
——47L   匿名

赞同+3
——48L   匿名

赞同+12
——49L   匿名

赞同+18
——50L   匿名

赞同+27
——51L   匿名

赞同+32
——52L   匿名

破!
——53L   破队形小可爱

wocccc我想接51的啊啊啊啊啊!!!!
——54L   匿名

目测楼上已气疯
——55L   匿名

对不起我不厚道地笑了2333333
毕竟我是炎真女朋友嘛
——56L   匿名

楼上谁给你的勇气和我抢老公哦?
我才是炎真正宫好嘛?!
——57L   匿名

楼上两位都醒醒,炎真在纲吉床上呢!!
——58L   匿名

刷cp的自重。
——59L   匿名

我个人觉得……你们可以先停一下
——60L   搬运工

???怎么了?
——61L   匿名

发生了什么???搬运工怎么都这样了???
——62L   匿名

嗯……自己看吧
【Vongola】
@密鲁菲奥雷  我们boss已经等很久了,你们boss准备好上线了吗?
——63L   搬运工

wodema!!!官推霸气!!
——64L   匿名

官推是京子小姐和小春小姐在经营啊!头一回这么霸气十足帅炸了!
——65L   匿名

总有种宣战的感觉呀www
——66L   匿名

楼上笑的这么开心是很期待对打嘛2333
当然我很期待啦
——67L   匿名

嗯……这样发也没什么问题啦,毕竟已经播到岚守战了
——68L   匿名

emmmmm讲道理并不能理解楼上的意思
——69L   匿名

To:69L   68L的意思是该拍未来战了。
——70L   匿名

——TBC

@葛幽茉月 就到70楼了……累死(:з」∠)_

片段。

依旧是全员性转。
走十年后原作线的文。
背景是毁掉彭格列指环前的收回。
云纲云双向暗恋,雷者勿入。

“今天找大家来没别的事,”沢田纲子坐在长桌尽头,双手十指紧扣垫在下巴下方,“请大家,把彭格列戒指交还回来吧。”
“!!”
“不,不是吧……”
“你在极限地开什么玩笑啊……”
“十代目!?您怎么了吗?!”
“彭、彭格列……”
“boss?您突然为什么说这个?”
沢田纲子什么都没说,只是凝视着面前的守护者们,脸上连笑容都没有。略微昂首,黑眼圈明显的可怕,长着清秀的东方人五官的脸上带着高傲的神色。
“彭,彭格列……”布料摩擦皮肤的感觉和听上去快哭出来的声音让她回过头,守护者里最小的、也是最天真的蓝波正轻轻地扯着她的袖子,“您在说什么啊……拜托您不要说这些话好吗,我知道您很伤心……”
“放手,蓝波,”没有为此而动容,沢田纲子皱着眉把蓝波的手从自己身上拨下去,之后又仔细整理好被蓝波弄皱的袖口,“不要再闹了。”
“我……我知道了……彭格列……”蓝波没再说什么,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喂喂,我说阿纲啊,不用这样对蓝波吧,”作为拥有“镇静”力量的雨之守护者,有着和男人一样名字的山本武总是出来打圆场的,“她还是孩子,再说了,蓝波也只是关心你嘛。”
山本武走过去,和往常一样将手搭在了沢田纲子的肩膀上,比她矮了一个头的沢田纲子在以前总会在她这样做的时候笑起来。
可这次没有。
如同刚刚对待蓝波一般,沢田纲子毫不留情地将她的手从肩上打掉,即使用力很轻,山本武也能察觉到那种疏离之感。
那种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变了的感觉。
“回到你的位置上,雨之守护者,”山本武的意识很清晰,可沢田纲子的话她却什么也听不清,“我好像没同意过你在会议上随意离开位置,你也不是蓝波那种十几岁的小孩子了。”
“十代目!”在首领面前向来温顺的银发岚守第一次向她的首领用这种语气大声说话,“您到底是怎么了!?Reborn才刚走,您就这样了吗?!这不是我认识的十代目啊!”
“就是说啊!”性格直来直去的晴守也参与了进来,“纲子你今天真的极限地不对劲!”
只有坐在另一个尽头的云雀恭弥和库洛姆没有发声。
云雀恭弥只是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双手抱臂靠着身后的椅背小憩着。而她对面坐着的库洛姆,就算已经在彭格列待了十年,也依旧不好意思去做质问首领那样的事,更不敢像蓝波那样撒娇耍赖。所以他只是坐在那里,抱着自己的三叉戟,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够了,”天生的温和声线被强压了下去,显得十分冷静严肃,“是我平时对你们太好了还是什么?一个一个的已经随意成这样了吗?!”
“我们……”
“十代目……对不起”
“抱歉……”
“对不起,彭格列……”
“算了,听到这个命令你们会激动也是正常的,”沢田纲子很善解人意地原谅了她们,可说出的话却没这个意思,“交上来吧,彭格列指环。”
“可是这样的话我该怎么保护十代目您啊!?”虽说语气依旧激动,但也没有像刚刚那样直接拍着桌子站起来,“有很多人都想对您不利,您是知道的啊!”
“就是说啊,没有指环的话我该怎么保护京弥啊?他可是我重要的弟弟啊!”
沢田纲子没有说话。
“看来大家好像没明白我的话啊,”沉默了一会,她笑了,脸色苍白,语气也是冷冷的,“这不是商量或是讨论,这是命令。”
“这是我作为首领给你们的命令,听懂了吗?”
“这……可十代目您的安全……”时刻担心自家首领的狱寺隼人还是想试着劝一下她。
“没有指环我们也是彭格列,隼人,”沢田纲子生硬地回答,“彭格列还没有弱到必须要依靠指环才能在西西里称王。”
会议室安静了很久,一声带着哭腔的话语打破了寂静。
“如、如果是彭格列说的……我可以把指环交出来,呜……我有在忍耐着没哭哦……蓝波大人我是不是很厉害……”
谁都没想到,第一个交出指环的人是蓝波。
少女的极力压抑的吸气声和金属戒指划过桌面的声音合在一起,并不算好听,甚至在沢田纲子听来,这是个很刺耳的声音。
这代表着她的雷守已经被迫成长起来了,以亲眼见证同伴们的死亡和她冷漠的态度为养料。
“给你,草食动物。”
“那个……骸大人说我可以自己决定,所以,我也同意把戒指还给您。”
云雀恭弥和库洛姆同时发声,两个亮银色的戒指在话音落下后划过众人眼前,在视网膜上留下了一道优美流畅的痕迹。
大门突然被打开。
“沢田殿下!不好了沢田殿下!”随着开门的巨大声响,巴吉尔的声音清楚地传入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这样的声音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可乐尼洛去世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的。

“怎么了?”沢田纲子问道,“你怎么突然这么急躁,巴吉尔?”
“在下有些事情想对沢田殿下说……沢田殿下能随在下出来吗?”巴吉尔也知道自己来错了时间,但这件事不能拖延,她必须告诉沢田纲子。
“在这里说吧,巴吉尔,除了我以外这里就是你和守护者们,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如果您这样说的话……好吧……”巴吉尔的脸上满是纠结,似乎在犹豫着到底该不该在这里说出来,直到沢田纲子催促了她,才艰难地开口,“您的父亲和母亲……在飞往意大利的飞机上被袭击……生、生死不明……”

沢田纲子的世界崩塌了。

从巴吉尔说到后半句开始,这位强势的首领就低下了头,因近日事态紧急所以许久未打理的刘海遮住了大半张脸,没有丝毫声音发出,就连呼吸声也没有。
安静得让人觉得她仿佛已经死去了。
云雀恭弥数着自己的心跳声,约摸着已经过了十分钟了,如果沢田纲子再不回过神,她就会采取强制措施。
“如果没什么事,巴吉尔就请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吧,”在云雀悄声抚上自己的浮萍拐时,沢田纲子发话了,语气和刚刚并无两样,“现在门外顾问那里正需要你。”
“啊?啊,是、是的!沢田殿下!”
巴吉尔走了,会议室里的气氛重新凝结。
“我……对不起,十代目……我不该质疑您的话,”忠诚的岚守双手捧着泛着光的戒指,递还给她的首领,“……这是戒指,请您收回吧。”
“虽然没有戒指有点麻烦……不过我还有拳头,也能极限地保护京弥!”

最后,只剩下山本一个人还在思考。

“呐……阿纲,不,现在应该称呼您为boss吧,”山本勉强自己笑了出来,“要是我把戒指还给你的话,我的母亲能活过来吗?”
“……对此我很抱歉,但是,不能。”沢田纲子斩钉截铁地回复道。
“嘛,也是啊,毕竟人死不能复生啊哈哈哈哈哈哈……”山本把握刀的右手放到脑后揉着自己的短发,笑得阳光,随后又沉稳了下来,愈发像外界称呼的两大剑豪的样子,“那么,我也把戒指还给你,boss。”
沢田纲子看着自己面前的六枚戒指,将自己的戒指也摘了下来,放进那一堆金属中。做完这个动作后,她又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将戒指包起,放进自己的口袋中。
“好了,会议结束。”沢田纲子起身,礼貌性地打了招呼便直接离开,“我先走了。”
“彭格列再见……”
“十代目,请务必好好休息!”
“哼。”
“boss……我和您一起走。”
“阿纲,午安啦,要好好地睡个午觉呀。”
“沢田你一定要极限地休息啊!”
“嗯,好的。”沢田纲子好似有些敷衍地回应着这些关心,只给众人留下了一个穿着黑西装的背影。
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沢田纲子听见了蓝波压抑已久的大哭声、狱寺隼人打火机的开关声还有云雀的身上拐子清脆的碰撞声。

然后它们都被关在门内,被沢田纲子假装着没听到。

沢田纲子的鞋跟在地毯上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库洛姆幽灵似的跟在她身后,也一声不吭,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一前一后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首领办公室和守护者办公室并不是一个方向,所以在一个拐角处,库洛姆就向她道别了。
“boss,午安,我先走了。”库洛姆向她稍鞠了一躬,然后就抱着三叉戟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并在沢田纲子的注视下消失。
彭格列的雾之守护者一直都像真正的雾一般,来去无踪。
不过,库洛姆还好,沢田纲子想,至少他会向我打个招呼再走,不像骸,来也好去也好都吓人。
身边没有别人了,沢田纲子的身体支撑不住地突然软了下来,即将摔倒的时候,却被身边凭空出现的云之守护者扶住了。
“喂,草食动物,怎么了,刚离开就撑不住了吗?”云雀恭弥那充满嘲讽之意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抱歉啊……我一直是个没用的首领,”沢田纲子勉强扭头看向她,扯着嘴角笑了下,“那可以拜托云雀学姐送我这个没用的首领回办公室吗?”
“……真是,算了,走吧。”云雀搀着她,为配合她的情况,刻意放慢脚步向首领办公室走去。
“谢谢你了,云雀学……”刚进首领办公室,沢田纲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云雀恭弥狠狠地甩到了沙发上,沙发上的靠枕都被震的倒在了一边。
“哭,草食动物,哭出来,”云雀恭弥用双手撑住沙发靠背,把沢田纲子圈在了怀里,这是她那被挑战强者和风纪充满的大脑里,唯一出现的办法了,“明明就在难过,为什么不哭。”
“什么啊……把这种话说成陈述句云雀学姐你也、你也太好玩了吧……”沢田纲子扯松了令她永远适应不了的领带,西装的外套也被随意丢到一边,“我明明就……没有在难过……没有,没有……”
云雀恭弥没有接话,只是注视着沢田纲子的嘴反复开合,却没能讲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没有哭……可我……我爸妈没了……云雀学姐……我爸妈没了……”
沢田纲子抽噎着,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我爸妈没了……没了啊……爸爸明明在一个月前还说,还说要来看我,他说妈妈会陪着他一起的,叫我不要担心他……可是怎么会这样啊……爸爸不在了啊,妈妈不是会保护他的吗……说话不算话,我、我讨厌她啊……”
云雀恭弥抱住了她,却也没能让沢田纲子的心停止裂开。
“她只会把我和爸爸丢在家里……不知道去了哪,我、我一直很讨厌她的啊……我……可我想她,我想见她,我还想让她抱着我……她是我妈妈啊……”
沢田纲子放声大哭,曾经能够在各种危险的场合都成功安抚人心的笑脸现在因为五官挤到了一起而变得难看起来,云雀恭弥知道的,她是真真正正地在难过。
因为她曾经也这么哭过,然后她就没了父母。
甚至连个家都没了。
“……难过,是正常的,因为你只是个草食动物,”云雀想不到其他的话了,只能试着去安抚她,但云雀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面前的女人根本是无法安抚的,“会哭才是对的,哭吧……哭完之后就过去了……”
“呜……呜啊……呜呜……”沢田纲子不停地在颤抖,压抑不住的悲痛在云雀肩头肆意地被释放,略长的指甲也陷入了对方的肉里,可双方都没有理会,“我……我想要爸爸,想要妈妈……我……我想他们了……我想见他们……我……还想当他们的女儿……呜……他们明明一直以、一直有在以我为骄傲的……可我却、可我却害死了他们……”
云雀肩头的西装濡湿一片,早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鲜血。
“……睡吧,草食动物,”最后,云雀抱紧了她,在合理的位置稍稍使了些力,让沢田纲子昏睡在她怀里。
“梦里不会那么难过的,午安,草食动物。”

@葛幽茉月 嗯……刀子。

依旧是个片段。

   “这就是,彭格列的梦境吗?”
   待在水牢里的人总是难耐寂寞的,虽然他自己肯定不承认,但是这并不能掩盖他用幻觉跑出来的现实。
   六道骸站在花田里,环顾四周,身上的白色衬衫和灰色长裤让他和普通高中生并无两样,与周边环境也没什么违和感。
   “kufufufuufu~”他笑了起来,“还真是……开阔又平淡无奇啊……”
   说完,他便向前走去,走着沿途的花朵为他敞开的道路。

   远方的花田中心里,有一棵高高的树。沢田纲子很久以前就能熟练进入梦境,她很喜欢这棵树,因为坐在树上,能够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她现在就坐在较高处的树枝上,树枝很坚固,她坐得很稳。一只手扶着树干,另一只手挡住从树叶间撒落下来的有些刺眼的阳光,她向远方看去,控制花朵偏向两方,为有着紫色长发的人开辟出一条道路。
   能自由出入她的梦境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六道骸,一个是库洛姆。而库洛姆又是个容易害羞还很有礼貌的孩子,不会主动进入她的梦境,那么,就只有六道骸会这么干了。
   虽说六道骸并不是自己主动想来的。
   “只不过是某个自作多情的人强迫我每个月过来一次听她讲故事而已,我可不是心甘情愿的。”
   不管多少次,只要想到六道骸气急败坏地跟她的云雀学姐这样说的时候,沢田纲子总是管不住脸上的表情笑得不能自己。

   就算再怎么废柴她也是Reborn教导出的弟子,凭借着彭格列血脉相传的超直感和自己的判断力,她由坐边站,稍一发力便从树枝上跳下,悄悄躲到树后面准备吓一吓六道骸。
   “要不,今天不吓她了吧?”
   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出现在沢田纲子的心里,不知怎么的,她从树后面走出来,正对树干站着,抚摸着树上一条条细小的纹路。
   那是这棵树生长的痕迹,当然,也是她的。
  
   六道骸走到路的尽头的时候,不必刻意就能看见有着棕色长发的少女站在树下,没有起源和归处的风拂过她的长发和长裙并将它们掀起,划过一个微妙的弧度。
   或许是他的角度有些特殊,他能看到少女现在在做什么——尽管只是从侧面。
   沢田纲子将双手的十指相扣放于胸前,双眸微合,长又密的睫毛随着她口中低声念着的话语而颤抖。
   “愿神保佑我的同伴……平安……愿……幸福健康……感谢神明……相遇……快乐……”
   声音明明是很清晰的,但到了六道骸这里就变得模糊不清了,他走过去,踩在泥土上的微弱声响引起了沢田纲子的注意。
   “骸?你来——”沢田纲子笑着回过头,“你来啦?”
   一步,两步,她转过身子站好,双手背到身后,笑得如同梦境里湛蓝的天空。
   可在六道骸眼里,她重复后面那句话的时候,他敢用自己的轮回眼发誓,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假。
   “我说,”他的手里出现了三叉戟,指上了对方的脖颈,锋锐的戟尖碰触到女人细腻的皮肤,“你不会把我当成谁了吧kufufufu~”
   “啊,没有,没有,怎么会呢?”沢田纲子后退一步,“我很明白的,她已经死了。”
   “可你认为她还活着,”六道骸说道,“表现得不能再明显。”
   沢田纲子看似认命地举起双手放在脸庞两侧,手心对着六道骸,“当然,”她勾起嘴角,思考道,“她活在我心里。”
   “和大家一起。”
   六道骸因为她的话恍惚了一下,眼前的场景从一个人变成了一群人。
   几个女孩一起并肩走着,欢笑着的虚幻身影穿过他的身体,一直向前走去。
   走着走着,从女孩长大成为女人了,身上的校服变成了合身的西装,后来,一个女人停下了,接着,是另一个,再往后,只剩下他刚刚还面对着的沢田纲子还在往前走去,没有回头。
   “!!”六道骸回过神来,眼前还是只有沢田纲子一个人,“你用了幻术?”
   “当然不是,虽然我的确会幻术,”沢田纲子摇了摇头,“只是因为这里是我的梦境,所以我可以控制这里的一切——包括你。”
   “这还真是和这里的彭格列不同,”六道骸沉思道,“我这边的彭格列可不是很擅长幻术。”
   “那很正常,这样你反而还能捉弄他,”沢田纲子露出一个小小的小恶魔般的笑,“比如让他成宿成宿地睡不好觉什么的。”

    “该谈正事了吧?”六道骸正色道,“我希望你帮我一个忙,我一直在水牢待着,帮我照顾一下库洛姆。”
   沢田纲子挑眉道:“这是个交易?”
   “当然。”
   “报酬呢?”她稍微眯起眼睛,这代表她对此很感兴趣。
   话音刚落,她就到了六道骸身边,速度快到让骸都没有反应过来,一眨眼就钻进了对方怀里。
   “你在干什么?”六道骸握紧了手里的三叉戟,“彭格列当众耍流氓?”
   在他怀里的沢田纲子抬起头笑得灿烂,“没有当众,”她一字一句地说道,“这里可是我的梦境~”语气得意到让人觉得欠揍。
   “你能不能先出来?”六道骸试图后退却被握住了手腕,“你现在这是想干什么?”
   刚说完,他的视野就经历了由地到天的转变,他被沢田纲子摁倒在地上,三叉戟也被远远地抛到一边。逆着光,他看到有着棕色长发的女人跨坐在他身上,手向着他的脑后伸去。
   自从蓄起长发开始就有的束缚消失了,沢田纲子站起来,手里握着一个黑色发圈。六道骸也坐起身,凝视着面前的沢田纲子。
   “不用付什么报酬了,”她语气复杂地说道,“我很高兴你留的是长发,这让我还能再见到她,这幅样子就当作报酬吧,谢谢你。”
   “哦呀,这就够了吗,彭格列?即使是假的,也觉得足够吗?”六道骸问道。
   沢田纲子笑了,她回答——
   “即使是假的,也够了。”

   “不需要其他什么了吗?”六道骸在临走前回头看去,沢田纲子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我所认识的彭格列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那……要不,你再帮我施个幻术?”沢田纲子试探着问,“我想再见见她们,这之后我就该放下了。”
   “可以。”重新束好长发的青年应道。
   “谢谢你,骸。”沢田纲子礼貌地鞠了一躬表示感谢,随后就向着反方向走去,“虽然很抱歉,但我得回那边去了,我不想让她们等太久。”
   不远的树下有着有些噪杂的嬉闹声,沢田纲子先是一步步向那里走去,而后她跑了起来,越来越快。
   快一点,再快一点,她这样想着,与她们越来越近。只有一步之遥了,她轻轻跃起,扑到了人群之间,抱紧了她的幸福。
   就算是梦也好,就算醒来之后谁都不在也好,这就是最后一次了。
   沢田纲子很幸福,一直如此。
   即使看到她们最后化为光点消失在自己怀里,她也是这样想的。


emmmmm……十来天以前在骸的生日就写好的骸在纲子的梦境中出现的片段……
@葛幽茉月 依旧是虐……求糖qwq

【论坛体】求问,作为一条咸鱼如何追到男神?!

以喜欢云雀的妹子视角来叙述

cp18×27×18   诸位,我喜欢互攻: )

全员黑手党学校设定,当然老师依旧是老师。

废话连篇没有重点,雷者请自行右拐


求问,作为一条咸鱼如何追到男神?!不是很急,在线等。

如题,楼主是意大利一所学校的学生,男神真的十分帅气还很有气质了,所以请问该如何追到他呢?

   ——0L   该做什么就要做

沙发!

   ——1L   匿名

板凳!

   ——2L   匿名

emmm地板?

   ——3L   匿名

男神什么的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人物啊……

   ——4L   匿名

楼主是意大利人,为什么要在日本这边问呀?

   ——5L   匿名

我也想知道……

   ——6L   匿名

+1

   ——7L   匿名

+2

   ——8L   匿名

+3

   ——9L   匿名

因为男神是日本人啊,大概是交换生一类的,而且再加上我个人也很喜欢日本文化。

   ——10L   该做什么就要做

啊……这样吗……

   ——11L   匿名

话说这样会不会很辛苦呀?看不太懂日文什么的

   ——12L   匿名

就是说啊,不过楼主的日语很好诶!完全能看懂!

   ——13L   匿名

是的是的,而且语法也没错诶!

   ——14L   匿名

这么说我也能很快就学会意大利语吗?

   ——15L   匿名

梦着吧梦里什么都有

   ——16L   匿名

楼上太过分了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7L   匿名

那楼上你笑什么哦:-P

   ——18L   匿名

其实说实话,意大利语口语不是很难,但是语法……emmmmm,恕我直言是挺难的。

   ——19L   该做什么就要做

好了别提了,咱们真的赢不了学霸这种脑子聪明的人哦……

   ——20L   匿名

唔……那就这样吧,请楼主说说楼主是怎么认识男神的吧,这样更好提建议。

   ——21L   匿名

!!!有爆料!?

   ——22L   匿名

拜托一定要说啊能被这么厉害的楼主喜欢的一定也是很厉害的人啊!

   ——23L   匿名

赞同楼上,我真的十分感兴趣!

   ——24L   匿名

也不是不行......算了你们想听的话我就说吧

   ——25L   该做什么就要做

呜呜呜呜感谢楼主!

   ——26L   匿名

不要叫什么楼主,虽说姓和名都不能说出来,但是……算了喊我小姐姐就行了,至少比楼主好听

   ——27L   该做什么就要做

好的小姐姐!

   ——28L   匿名

诶我刚刚居然是27楼吗?才注意楼层数,楼上面那个18楼的给我出来: )

   ——29L   该做什么就要做

诶诶诶诶?!那个……我是18楼的,小姐姐怎么了吗……
   ——30L   匿名

......算了,没什么,不能迁怒普通人

   ——31L   该做什么就要做

还是跟你们讲一下吧,毕竟不说的话估计得不到什么有效果的建议吧?

   ——32L   该做什么就要做

!!!激动!!!

   ——33L   匿名

搬小板凳坐等!

   ——34L   匿名

兜售瓜子和零食!还有瓶装水!

   ——35L   匿名

你们……唉,算了……

其实和男神的相遇也不是什么又肉麻又狗血的言情小说式情节,这种画风不适合我们。
班级间所谓的友谊赛,不知道老师抽什么风,把学生打散重新组队。结果他就把我和男神分到一组了。
刚开始你们的楼主还是很慌的,因为男神在学校里真的,太令人害怕了。
楼主亲眼所见,他上次还咬杀了一个初二的学生。
扯得好像有些远了,回到正题上,和男神组队之后,我还以为自己会被咬杀,因为男神讨厌群聚,不过他居然很安分地有在问我你打算怎么下手,配上他那副表情我要爆炸了。
当然了,这种情况是楼主用生命挡住了他的第一击然后用其他队有更强的来诱惑他才出现的。

   ——36L   该做什么就要做

emmmmmmmm……讲道理,这……

   ——37L   匿名

简直可怕……咬杀?!对方还活着吗???

   ——38L   匿名

男神真的不是暴力狂什么的!?

   ——39L   匿名

……而且还讨厌群聚,那上学怎么办啊?

   ——40L   匿名

小姐姐用生命挡住了第一击……男神力气到底有多大啊?!

   ——41L   匿名

其实男神已经把我们这一学年的东西都学完了……他今年本来该上高一,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又留了一级到了我们班。

To 39L:男神不是暴力狂,他只是喜欢挑战强者而已。
To 41L:我能挡一下已经不错了谢谢,一下就被浮萍拐抽飞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了。当然,谢谢你的关心了。

   ——42L   该做什么就要做

那现在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几点了
   1.讨厌群聚
   2.极度暴力
   3.喜欢挑战强者
   4.留级生
   5.武器(?)是浮萍拐
   6.有时候脾气还不错???

   ——43L   我是总结的小行家

其实这样的不良少年人设可以说是很讨那些女孩子喜欢了,好吧我一个男孩子也喜欢

   ——44L   匿名

这里居然有男孩子了真是太好了啊啊啊!!!!【土拨鼠尖叫.jpg】一直希望能有男孩子来qwqqqqq

   ——45L   匿名

和楼上的小姐姐一起流下感动的眼泪

   ——46L   匿名

+1

   ——47L   匿名

+2

   ——48L   匿名

+3

   ——49L   匿名

+4

   ——50L   匿名

等等你们这样好过分哦,我们还是有鲁斯利亚的好吗?!

   ——51L   匿名

鲁斯大姐明明是可爱的女孩子啊ww

   ——52L   匿名

这个男神怎么感觉好熟悉?????【黑人问号脸.jpg】

   ——53L   匿名


————TBC


 @葛幽茉月 这次就换换口味不写虐了
嗯……希望喜欢吧